學術研究
《平復帖》與恭王府的不解之緣

坐落于什剎海西岸的恭王府,其前身曾是清乾隆朝寵臣和珅、皇十七子慶親王永璘的宅第,咸豐二年(1852)道光帝六子和碩恭親王奕?入住,由此得名。奕?憑借其天潢貴胄的顯赫出身及位高權重的社會地位,數十年間在這座王府之中,搜集、積累、流轉的歷代名家法書、畫作難以計數。這其中就包括了一幅在中國書法史中占有舉足輕重地位,被世人譽為“中華第一帖”的《平復帖》。下面筆者就向大家講述一段關于《平復帖》與恭王府間的故事。

《平復帖》相傳為西晉書法家陸機所作。該帖共9行84字,似是用勁健的短鋒硬毫禿筆寫于麻紙之上,書寫行筆圓渾厚樸,字形結構隨意灑脫,布局疏密有致,通篇散發出一種古雅的氣息。國學大師啟功先生在《論書絕句》中稱贊:“平復無慚數墨皇”,并且啟功先生還憑借其廣博的學識和對書法的精通,完整地釋讀了《平復帖》全文。他在《啟功叢稿》中的釋文如下:“彥先羸察,恐難平復。往屬初病,慮不止此。此已為慶。承使唯男,幸為復失前憂耳。吳子楊往初來主,吾不能盡。臨西復來,威儀詳。舉動成觀,自軀體之美也。思識量之邁前,勢所恒有,宜稱之。夏伯榮寇亂之際,聞問不悉?!比绱遂雍站捋E,不僅是中國書法史上傳世年代最為久遠的書法墨跡,同時也是后人研究文字和書體變遷的重要實物依據。那么像《平復帖》這樣的“國之重寶”是如何同恭王府結下不解之緣的呢?弄清這一問題,我們就要從它那充滿傳奇色彩的遞藏經歷說起。

自西晉以來的1700多年間,《平復帖》輾轉珍藏于皇宮、貴族及大收藏家的密室之中,歷代的收藏者和經眼者為了證明自己擁有或見過這件絕世無雙的墨寶,他們在僅有手帕般大小的《平復帖》周圍鈐有各式印記七十余方,來記錄自己經手過眼的幸運,猶如一部用紅色印泥寫成的收藏簡史。近代文物大家王世襄先生對此有著相當縝密的考證。在他所寫的《西晉陸機平復帖流傳考略》中記載:最早的一方印記為唐末鑒賞家殷浩所鈐;該帖大約在宋徽宗時期進入宋御府,趙佶在卷中蓋了“雙龍”、“政和”、“宣和”等璽;明朝崇禎進士、順治初降清,官至保和殿大學士的梁清標在卷中鈐蓋了多方收藏印記;之后《平復帖》歸安岐所有,并在卷中蓋有收藏印如“安儀周家珍藏”、“安氏議周書畫之章”;從安岐家流出后,入清內府,藏于高宗母親孝圣皇太后手中,待皇太后崩后以遺念的方式賜給了成親王永瑆;到了光緒年間歸到成親王后人載治手中,光緒六年(1880),貝勒載治去世,留下了兩個只有幾歲的兒子溥倫和溥侗,光緒帝委派恭親王奕?代管治貝勒府事務。奕?深知《平復帖》的重要價值,便以載治二子年幼,不能妥善管理重寶為由,于光緒七年(1881)將《平復帖》攜至恭王府,由代管而據有,自此《平復帖》入藏恭王府。

《平復帖》在恭王府究竟珍藏于何處,其室名又叫什么呢?在揭曉這個答案前,我們不妨先了解一下《平復帖》在入府前,其珍藏之地的情況。明清時期,將私人住所或書房用來儲藏珍貴書畫,并取書畫的署名作為室名齋號的現象,已蔚然成風?!镀綇吞纷鳛椤澳手貙殹?,歷來受到世人所景仰,而能夠將其擁有,更是可遇而不可求。所以歷代的藏家在得到這件重寶時,便紛紛因此而起室名,以此來彰顯自己在收藏界的名望與地位。如崇禎元年(1628),張丑買到《平復帖》,取室名為“真晉齋”;成親王永瑆獲得《平復帖》后,取室名為“詒晉齋”;載治繼承《平復帖》后,取室名為“秘晉齋”。而證明《平復帖》入藏恭王府后,確切的珍藏地點及其室名最直接的證據,便是該貼后由奕?之孫溥偉于宣統庚戌夏日(1910)親筆書寫的一段跋文。文曰:“偉所藏晉唐以來名跡百二十種,以此帖為最,謹以錫晉名齋,用志古歡?!边@段文字清楚地告訴了我們,珍藏《平復帖》及其他宏富藏品的地方,是一處名為“錫晉齋”的殿堂。

錫晉齋位于恭王府西路后院,和珅時期,稱為“嘉樂堂”,慶親王時期,又稱為“慶宜堂”,而錫晉齋之名則出現時間相對較晚。據奕?所著詩集《萃錦吟》中一篇名為《慶宜堂避暑偶作》的詩文,其第一句后面括注,“邸第西,齋顏曰慶宜堂,傳聞系慶邸居時舊額”。該詩文的創作時間為丁亥夏日,丁亥為光緒十三年(1887)。說明奕?在位時依舊沿用了慶王時期的舊名,仍稱為“慶宜堂”。錫晉齋之名則是溥偉承襲恭親王爵位后,重新所起的室名。據國家鑒定委員會委員薛永年教授分析:“錫”在古代等同于“賜”,“錫晉”意思是這卷平復帖最早是來自于成親王所得到的賞賜。在《平復帖》拖尾部溥偉的跋文下面,鈐蓋有兩方印有“恭親王、錫晉齋”印文的印章。經考證,這是枚雙面印章,是溥偉為其鑒賞《平復帖》而專門鐫刻的。這枚印章輾轉被與恭王家族有著姻親關系的啟功先生所珍藏,并于2015年由其內侄張景懷先生捐贈給了恭王府。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全面爆發,延續了兩百余年的滿清帝制被徹底推翻。但以溥偉為首的清室宗親并未罷休,于1912年1月組建宗社黨,決心與袁世凱政府抗爭到底。溥偉更是用“毀家以紓國難”的方式,將家中除書畫以外的古董珍玩全部售出,籌集大量資金,作為討伐袁世凱以及長期用于復辟的活動經費。這一做法激怒了袁世凱及其同黨,他們利用威脅恫嚇和殺害宗社黨成員等手段,迫使恭親王溥偉于1912年2月初倉皇出逃,開始了他一生的轉蓬歲月,至死都再沒能回到恭王府。而《平復帖》則由其同父異母的二弟溥儒(字心畬)所珍藏。

溥儒對于《平復帖》更是極為的愛惜,平時絕不輕易示人。這在時任北洋政府教育總長傅增湘寫于《平復帖》后的長篇跋文中可略知一二。文曰:“余與心畬王孫昆季締交垂二十年,花晨月夕,觴詠盤桓,邸中所藏名書古畫,如韓幹蕃馬圖,懷素書苦筍帖,魯公書告身,溫日觀蒲桃,號為名品,咸得寓目,獨此帖秘惜未以相示?!比欢搅舜藭r,恭王府已是家道中落,境況大不如前。為了供養府中龐大的日常開銷,溥儒不得不以變賣祖傳書畫的方式來維持生計。譬如1936年他就將家藏的唐代韓干作品《照夜白圖》賣于他人,后流于海外。而此時的《平復帖》由于名氣大價格高昂,暫且尚在恭王府中。1937年溥儒母親離世,為了籌集治喪款項,溥儒便以四萬元的價格將《平復帖》轉讓給了有著民國四公子之一稱號的張伯駒先生。張先生是在1930年代初湖北一次賑災書畫會上見到的《平復帖》。再后來張先生便聽說了溥儒將《照夜白圖》賣到海外的消息,使他萬分痛心。他深恐《平復帖》重蹈其覆轍,就委托琉璃廠一家老板向溥儒請求出售,但溥儒索價20萬元,讓他無力承擔。1937張伯駒應故宮博物院之邀來京鑒定古代書畫,于春節前夕,聽得溥儒母親病故急需用錢,他便請來了傅增湘先生作中間人,幾經議價后,張伯駒最終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平復帖》。至此,素有“法帖之祖”美譽的《平復帖》離開了恭王府。而張伯駒、潘素夫婦于1956年初,無私地將該帖捐獻給了國家,這件流傳坎坷的稀世珍寶最終入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使得更多的人可以領略它那“鳳翥龍蟠”的風采。

《平復帖》與恭王府結緣,不過只有短短的五十余年。然而它在這座王府中所發揮的作用卻不容小覷,它不僅是恭親王家族研習中國古代書法內涵的實物資料,更是作為魏晉風度與書學法脈傳承的精神凝結所在,通過《平復帖》你可以更加深入地了解恭王府及其背后的故事。

(孟慶重)

分享到:
   

版權聲明 | 隱私保護 | 網站地圖

友情鏈接: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 | 國家文物局 | 故宮博物院 | 中國國家博物館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海西街17號  郵編:100009  聯系電話:010-83288149  (c) 2018 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館 - 版權所有  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館 京ICP備15030189號-2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082 

網站維護:恭王府博物館行政辦公室 

官方微博
網上商城
調查問卷
工作郵件
六合精选 天津时时彩官方开奖记录 甘肃快3豹子规律 大小单双技巧 pk10赛车6码345678公式 20选5单期走势图 投资理财最大收益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15期 我的自选股票查询 安徽11选5专家推荐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