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研究
清代冰桶與王府冰窖略論

“撒扇子作千金一笑因麒麟伏白首雙星”是《紅樓夢》中著名章回,其中很生動地描繪了清末王公貴族消暑享受的一個細節:賈寶玉與喜愛的貼身丫環晴雯斗氣拌嘴又和好后,晴雯伺侯寶玉說:“……才鴛鴦送了好些果子來,都湃在那水晶缸里呢。叫他們打發你吃不好嗎?”在清代用冰鎮或用冷水浸,使東西變冷叫“湃”(音ba)⑴。由此我們知道,當時的貴族家庭里夏季會用冰來消暑解熱,事實也確實如此。清代皇室王宮里夏季用冰很講究,其中冰箱是一件重要物件,只是那時的冰箱跟現在通電的冰箱完全不同。

2014年,古典家具收藏家張德祥先生捐贈給文化部恭王府博物館一件清代冰箱,通高70厘米,長寬各為52厘米,由箱體和托泥座兩部分構成,柏木制作。箱體呈四方形,上為一對箱蓋,一蓋封死,另一為活蓋,活蓋上有兩個銅錢紋開眼,便于將箱蓋提起,同時可透氣。箱內壁均用錫皮包裹,為了貯冰時保證木質不被水蝕,延長使用年限。箱底部有一流孔,用以冰化后流水。箱外壁用銅箍起加固作用。箱兩側安有銅提環,方便提抬。箱下承木座,座面有束腰,足下連托泥。這件冰箱的入藏,填補了恭王府古典家具收藏中的缺項,十分難得。同時也引起了筆者的好奇和關注,冰箱最早起源于何時?演變過程如何?目前清代冰箱主要哪里有收藏?清代王公貴族夏季納涼如何使用這種冰箱?冰又從哪里來?他們是如何貯藏冰塊的?本文意對這一系列問題進行歸納梳理。

文化部恭王府博物館藏柏木冰箱

冰盤、冰鑒、冰鑒缶——最早的冰箱雛形

鑒是古代盛水的容器,形體一般較大,似甕類盆?!墩f文》云:“鑒,大盆也?!薄稄V韻》鑒部謂:“大甕似盆?!蓖瑫r,從史料中也可發現,這種大號容器也被用來盛冰?!吨芏Y·凌人》說:“春始治鑒,凡外內甕之膳羞鑒焉,凡酒漿之酒醴亦如之,祭祀共冰鑒,賓客共冰?!编嵭⒃唬骸拌b,如而大口,以盛冰,置食物于中以御溫氣?!庇纱丝梢?,古代人們很早就懂得要將冬日之冰,盛在鑒內以供夏日宴請賓客和祭祀時用。春秋以前的鑒大都為陶制,銅鑒始見于春秋。1923年河南新鄭李家樓鄭伯墓內出土的銅器群中,第一次發現銅鑒。以后的考古發現中多次見到銅鑒。

http://192

湖北隨縣曾侯乙墓出土銅冰鑒

(翻拍于中國美術分類全集《中國青銅器全集·10·東周4》,文物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130-133頁。)

盤亦是古代承水器,同時也是禮器。古代用來盛冰的盤,稱為夷盤?!秲x禮·士喪禮》說:“士有冰用夷盤可也?!薄抖Y記·喪大記》說“大夫設夷盤、造冰焉?!薄吨芏Y·凌人》說:“大喪共夷盤冰?!惫糯?、尸一字,故鄭玄曰:“夷之言尸也。實冰于夷盤中,置之尸床之下所寒尸。尸之盤曰夷盤?!敝帽谝谋P內,原是古代用來防止尸體腐爛的設施。盛冰之盤除了冰尸外,亦可用來降溫防暑⑵。由上可知,盤、鑒這兩種容器,很早就與冰聯系在了一起。但真正可被視為冰箱雛形的器物卻是一種叫做銅鑒缶的容器。目前所見最早的銅鑒缶實物均為春秋戰國時期的,其中最典型的是1978年湖北隨縣曾侯乙墓出土的一大一小兩件銅冰鑒,又稱銅鑒缶,他們器型花紋一模一樣,就像兩個孿生兄弟一般,其制作年代被判定為春秋之末戰國之初。該銅冰鑒主要由六部分組成,分別是上大下小的方形鑒身與鑒蓋,略小些的方形缶及缶蓋,以及一個長柄的帶流勺和一個漏斗狀的青銅過濾器。方鑒和方缶內外組合,鑒在外,缶置于鑒內。鑒直口,方唇,短頸,深腹,四個獸形足承托鑒底。鑒身四角及四邊中部榫接八個方形或曲尺形附飾和八條龍形耳。方鑒的頂蓋面板中空,留有方孔以套合方缶頸部。鑒蓋浮雕變形蟠螭紋,鑒體浮雕蟠螭紋,下腹飾蕉葉紋;方缶小口,方唇,斜肩,鼓腹,平底。缶上裝飾勾連紋、菱形帶紋、蕉葉紋等。放置時,方鑒底部安裝有三個十分精細的活扣彎鉤設計,當與尊缶的足部榫眼對應時,其中一個彎鉤帶有活動的倒鉤功能,能十分穩固地將內部的尊缶圈足與外部的方鑒底板相扣緊從而穩固方缶。夏日使用時,鑒內放冰,缶內放酒,喝酒時用長勺及過濾器配合,就能舀出純凈而冰涼的美酒飲用了⑶。

http://192

湖北隨縣曾侯乙墓出土銅冰鑒

(翻拍于中國美術分類全集《中國青銅器全集·10·東周4》,文物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130-133頁。)

此后從春秋戰國到清代,時間跨越了將近兩千年,期間雖時有人們夏季用冰的記載,唐宋的京城里出現了冰鎮綠豆湯、冰鎮酸梅湯,雪泡梅花酒這類沁人心脾的祛暑冷飲,但卻難得見到盛冰器物的記載。想來這種銅鑒缶,或者冰盤與冰鑒,一直在擔當著盛冰器的重任,直到清代冰箱的出現。

清代冰箱

清代冰箱與古代銅鑒缶制作材料不同,功能上也更專用,常常被當代人劃歸到家具類。

清代冰箱是傳世中國古典家具中非常獨特的品種,外形美觀,且傳世量不多。目前所見清代冰箱,制作材質有黃花梨貼皮、楸木、柏木、琺瑯等,其中以柏木多見。其形狀則多為圓角方斗形箱體,鼓腿鼓牙式底座,底座四足間開朗寬闊,這是為了能在這一空間中容放盛納從箱底小孔間流出融水盛器。而為了使結構看起來更加緊湊牢固,四足間常加設托泥。因而清代冰箱整體造型呈現出上剛下柔,線條變化曲直有度、飽滿堅固的特色,是中國古代家具成功的設計范例之一。在沒有電空調、電風扇、電冰箱的時代,這種冰箱是上層王公貴族盛夏的重要納涼消暑工具。它的功用主要有兩個:第一,把冰塊儲存在箱體中,內中可設抽屜或果盤,將西瓜、桃子、葡萄等夏令水果盛放其上,冰鎮后食用,十分消暑解渴。第二,冰在室內融化的過程中,冷氣透過冰箱上方的小錢眼孔一點點滲入室內,能起到一定的降溫作用。因為箱體內采用鉛或錫為里,能起到較好的隔熱作用,而箱底有小孔,可以排放融化的冰水。

筆者所見到的幾件清代冰箱

由于木冰箱制作成本較高,使用場合主要限于宮廷和上層權貴之家,數量不多。另外也因它屬于古代器物中的另類,其獨特價值很長時間以來一直未被古董收藏家所認識,因此目前所能見到的傳世實物較少,以下筆者把所能收集到的資料列舉如下:

京故宮博物院所藏一對掐絲琺瑯冰箱:

兩件大小、形狀完全相同,每件箱重102千克,高45厘米,箱體呈上大下小的漏斗狀正方形,上邊長72.5厘米,下邊長63厘米。箱下各配一樣的紅木底座,高31厘米,重21千克。

該冰箱為木胎、鉛里,表面為掐絲琺瑯工藝制作。蓋面和箱體四周為纏枝寶相花紋,底面為冰梅紋飾,色彩艷麗,工藝十分精湛。蓋的邊緣采用鎏金工藝,并飾以“大清乾隆年御制”款。箱底一角留有一個圓形小孔,蓋面則有2個銅錢狀通氣孔。箱體兩側共有四個堅固的雙龍戲珠提環,造型別致美觀,便于搬運抬放。此外,底座四角包鑲獸面紋飾,座的造型與工藝同樣別致、精細,與安放其上的冰箱渾然一體⑷。

京故宮博物院藏柏木冰箱:

http://192

長91厘米,寬90厘米高,82厘米

(翻拍于胡德生著,故宮博物院編,《故宮博物院藏明清宮廷家具大觀》,紫禁城出版社2006年出版,第369頁。)

柏木制,上有一對箱蓋,蓋上有四個銅錢紋開光,用于將箱蓋提起。箱內四壁均用鋁皮包鑲,并設有一層格屜,由兩個長方形格屜組成。冰箱外壁銅箍三道,兩側面安有銅提環。箱下承柏木座,座面有束腰,四角及鼓腿拱肩部均包鑲銅片,足下連托泥⑸。

北京故宮藏花梨木柏木冰箱:長51.5厘米,寬51.5厘米,高74.2厘米。

沈陽故宮藏掐絲琺瑯冰箱:

http://192

長91cm厘米,寬90厘米,高82cm厘米

(翻拍于沈陽故宮圖錄)

是乾隆年間由內務府造辦處制造的,外皮為掐絲琺瑯,銅胎鎏金,內皮是鉛,中間用木板做夾層,正方形。蓋為折疊,蓋上有兩個圓形鏤空壽字紋,整個器物在施藍色地子上繪有白、紅、藍、綠、黃色纏枝蓮花卉。器身雙鎏金黃色弦紋,余地飾白、藍、綠、黃等色花紋,兩側在雙弦紋中均設有鎏金半圓云紋銅提環,以便提拉冰箱之用。冰箱下承柏木座,座面、束腰及鼓腿拱肩處均包鑲銅片,足下連托泥。此冰箱造型簡潔實用,設計巧妙,頗具實用性。

清代冰箱使用情況推測

因為清代時冰在夏季的使用并不普遍,因此冰箱(清代又叫冰桶)也只出現在皇宮貴族之家,并且不是每人都能用上。

皇宮中,根據《國朝宮史卷十七·經費·鋪宮》記載:皇太后配有錫里冰箱二,皇后配有錫里冰箱二,皇貴妃及以下嬪妃就沒有了?;首痈x配錫里冰桶一,側福晉及以下妾室也沒有。(鋪宮是指皇太后,皇后,妃嬪及皇子福晉等人宮內所用不同等級的金屬器皿、瓷器、漆器等從品種到數量的規定。)不過史料中倒也未見冰箱配置受制于等級制度的記載,所以推測皇宮之中無冰箱配給的人員是否能夠使用,也跟個人經濟實力有關吧。

王府中,冰箱使用情況更加缺乏史料記載。2012年,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郭黛姮教授前往美國考察期間,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帶回一份《公主府修繕工料匯總》,該資料中因多次提到秋水山房,多福軒等恭王府內堂室名,因此推測可能是恭王府為和孝公主府時的一份修繕工料匯總。內中共有20處提到制作或修補冰桶的條目。如第六冊有:冰桶罩一個見方一尺八寸高四寸油見新糊紗,合銀壹兩一錢。第十一冊有:一尺八寸柏木冰筒(應同桶)錫里代(應同帶)坐一箇,合銀20兩。第十四冊有:楸木鼓腿蓬牙冰桶座兩箇,合銀十二兩八錢。第十七冊有:冰桶三只,攢補見新添錫里銅箍,合銀九兩六錢。松木冰桶屜一箇,合銀四錢。依公主府規制等同郡王府來推斷,可知王府使用的冰桶,制作材料有柏木、楸木、松木等。大小為一尺八寸見方高四寸。構成部件為桶、座、屜。制作價錢則各不相同,因為缺乏更系統的資料而無法具體估算,但參照清晚期人均生活水平看,冰箱(即冰桶)的制作價錢還是很昂貴的。根據湖廣總督林則徐的記錄,對鴉片戰爭期間清朝人民的生活指數有一個具體推斷,即一人一年所需合銀15兩到36兩⑹。

我國的用冰淵源

使用冰箱需要有足夠的冰。雖然早在三千多年前,中國就開始用最原始的方法制冰,但因為取冰和藏冰耗費的人力物力都極高,所以夏季用冰一直以來都是皇室貴族的專利?!对娊洝分杏信`們冬日鑿冰儲藏的記載?!对娊洝L·豳風·七月》有詩云:二之日鑿冰沖沖,三之日納于凌陰。四之日其蚤,獻羔祭韭。這是說:十二月鑿冰聲沖沖忙,正月里把冰往冰室藏。二月里取冰祭祀早,獻上韭菜和羔羊。凌陰就是冰窖⑺?!吨芏Y·天宮》記載:“凌人,掌冰。正歲,有十二月,今斬冰,三其凌?!彼^凌,釋義之一是冰,凌人是周代宮廷任命專門掌管取冰、藏冰與用冰事務的官員。每年農歷十二月到正月(正歲),在凌人監管下,冰者(當時多是奴隸)被帶往深山溪谷結冰處,或江河的冰面上鑿取冰塊。由于冰塊在儲存過程中會逐漸融化,所以鑿取冰塊須三其凌(三倍)于所需之數量。到竪年春準備取出利用之時,須首先舉行啟用藏冰的祭祀儀式,由天子主祭,《禮記·月令》:“仲春之月……天子乃鮮(獻)羔開冰?!?/font>

由春秋而至唐宋元明,一直在沿續著這樣的取冰用冰,而到清代則更加制度化、規范化。

清代的取冰、藏冰和用冰

清代以前的冰制,都缺乏系統詳實的史料記載,而到清代,大清會典和欽定大清會典事例中,則記載有冰政專項,對取冰、藏冰、用冰都有了規范的制度。另外一些清末民初的回憶錄對當時的冰事也有清晰的記載。

取冰:每年冬至后三日(一說半月),由冰窖監督和工部所派官員奉部文書先行祭祀河神,爾后由工部委司官一人統領徭役或招募民夫,在紫禁城筒子河、京河(御河)、龍王堂蓮花池等處伐冰,甚至遠到通州河道打冰。先由十幾個人排成一個距離相等的隊伍,每人持一冰镩(一尺有余的四棱長尖鐵裝柄制成),選取明凈堅厚的冰塊,一齊對冰面猛扎,反復不斷,到裂開大縫為止;而后掉轉方向,再重復同樣的程序,也把另外三邊切裂開,以便得到一大塊冰;這時由少數人跳到這塊冰上,再行把它分成小塊,一般方厚為一尺五寸大小。另有人撈其上岸,再有一批拉冰的勞力用麻繩把冰套好,拉進冰窖,等在冰窖的人一層一層把冰擺好,為了不使冰塊互相粘住,每塊冰之間以干凈稻草相隔,直到窖頂⑻。然后密封窖門,以泥巴和稻草堵死縫隙,“務令周密無洩其氣”⑼。直到立夏,才會打開冰窖,取出冰塊享用。

藏冰:根據史料記載,清代的冰窖分官窖、府窖和民窖三個類型。官窖、府窖均由內務府奉宸苑和工部共同管理,經費全部由國庫承擔。民窖則是由商民設立,專門用于商業經營的冰窖,主要到清晚期才盛行起來,這里不多贅述。

官窖即官方建立和管理的冰窖,特供宮廷和官府用冰。朝廷特設滿、漢冰窖監督各一人,掌管藏冰、頒冰等一系列事務。據《大清會典》記載,北京城官建冰窖最多時應有23座,分布于紫禁城、景山西門外、德勝門外等地,以供各壇廟祭祀及內廷之用。其藏冰數各年代有所不同,最多時藏冰208621塊,最少時為道光元年以后,每年都是185700塊⑽。藏冰數并不是最后實際使用數,因為冰塊長時間在冰窖貯藏,不管窖有多深,密封有多好,總免不了要融化,為防止因藏冰融化而影響供給,古人很早以前就總結規律藏冰要“三其凌”,即藏存三倍于需要量的冰塊,以“備消釋”⑾。由此,以清代官窖存冰量最多的年份計算,可用冰為69540塊。

官窖冰的使用:官窖藏冰主要用于紫禁城內各處的消暑降溫、防止新鮮食物變質和冷藏各類祭祀大典的祭品,同時也會頒給八旗王公大臣九卿科道等官員一部分。根據《大清會典》的規定,每年頒冰用冰始自仲夏,自五月初一至七月三十日,越三月而撤。另外,還在北京城正陽門、崇文門、阜成門、安定門、地安門、朝陽門、東直門、西直門、德勝門、宣武門等十門外及東四、西四牌樓、東單、西單牌樓前官設暑湯十四處,以供軍民消暑⑿。

冰窖的形制:按照建筑形式分類,清代冰窖分磚窖和土窖兩種,磚窖用石材和城磚砌成,無論保溫度還是潔凈度都優于土窖。參看目前仍保存完好的紫禁城御用冰窖——雪池冰窖(位于今北海公園東門外的雪池胡同,胡同亦因冰窖而得名),可知當時冰窖的內部構造:外形為半地下式建筑,全部用巨型城磚砌成。地面上只露出1米多高的四壁,無窗。地上部分邊墻長約20米,山墻寬約10米,窖頂是“人”字形的起脊雙坡,山尖最高處約4米。建筑面積約498平方米。硬山式屋頂,冰窖墻體和拱券全部用磚砌筑而成,白灰勾縫,非常堅固。窖頂覆黃色琉璃瓦,為皇家建筑的特有標志。兩端山墻上各開一個寬1米、高2米的拱門,窖深約4米,有臺階通往窖底。窖底用柏木打樁為基,花崗巖鋪底、砌墻,成拱形。窖內拱形建筑無梁無柱如城門一樣,被稱為是“銅幫鐵底”。窖門外右側有旱井1口,井底比窖底深1米有余,與窖內相通,排泄窖內融化冰水。建筑的墻體、屋頂很厚,故此密封隔熱性能很好⒀。因為目前王府的府窖已全部無存,這座皇家冰窖成為推測府窖形制的重要參考。同為國庫出錢,官家修造,除了等級上的差別,其他方面應該還是有共同性的。

王府冰窖

府窖即專門為王府建立的冰窖。但并非所有的王府都有資格建立冰窖儲冰,而是只有少數幾位曾為朝廷立過汗馬功勞的“鐵帽子王”,經過皇帝特許后才能建立府窖。所以,盡管當時北京的王公府第很多,但只有六座王府被批準建有冰窖,他們分別是禮王府、肅王府、豫王府、浚王府、慶王府、恭王府。這六座府窖都設在北京內城外靠近水源的地方,具體地點是:禮王府窖在阜成門外北護城河西驢市口。肅王府窖在前門外打磨廠深溝北護城河南端。豫王府窖在崇文門外護城河南岸。睿王府窖在東直門外北護城河東邊,慶王府窖在宣武門外西護城河南側。恭王府窖在地安門外什剎海前海南沿。選在這些地方建窖,一來取冰方便,二來地方寬敞⒁。府窖藏冰專門供應王府使用,但百余年的歷史變遷,王府的不斷沒落,使得目前北京城里沒能幸存一座王府冰窖。目前對王府冰窖的了解只有老輩人的只言片語。如《西城追憶》2010年第一期,有高智勇一篇“恭王府冰窖探微”談到:恭王府冰窖面積60平方米,高8米,貯冰3000塊。

王府冰窖后來的命運

根據一些老人的回憶,肅王府冰窖和恭王府冰窖都是在王府衰敗破落后,轉成了民營冰窖,隨后在時代的變遷中逐漸消失。

張玉麟及其父親是清末民初在冰窖行業經營工作了三四十年的老人,對當時的北京冰窖比較了解,據他回憶,肅王府冰窖自1898年被燒毀后就一直無力重建。當時有一個叫方柏根的人看準了私營冰窖有利可圖,便謀劃自營。他選擇了永定門外橋西河沿地段集資購地蓋房,安置設備,準備營業。但呈報經管商務的衙門請求批準開業時被駁回。于是他把目光瞄向了肅王府冰窖。經行賄晉謁肅王府,拜見總管鳳祥千,請求假借將王府冰窖位置移至永定門外重建,來移花接木,使自己的冰窖能夠開張使用。鳳祥千抓著冰窖不準民辦為借口,狡黠地說:借王府名義開設冰窖,須將自置民地投充到王府按年交納租金,儲冰后除供應王府用冰外,再交白銀一千兩。方伯根答應了這些條件。及到光緒壬寅年,王府便轉請內務府奉宸苑和兵部,闡明府窖因地勢不宜儲冰,欲遷移到永外西河沿建窖儲冰。后被批準,并給方柏根頒發龍票,準予營業,從此有了私營冰窖⒁。另據高智勇“恭王府冰窖探微”⒂回憶,恭王府冰窖后來也是轉向了私營。辛亥革命推翻帝制,王府失去特權,無力維持龐大消費,故準許府內當差人承租冰窖,實際上是依據內務府指令,準許原冰窖當差人除每年向上繳白銀52兩外,可自行經營管理。恭王府冰窖由原府內一位管家裕繼昌接管。1914年,北洋政府正式行文,特許民間在許可地點開辦經營式冰窖。于是恭王府專用冰窖在原承包人裕繼昌經營的基礎上又轉租他人,此時,冰窖名稱為“寶泉”。冰窖擴大了經營范圍,除了售冰之外,兼做代客冷藏業務,成為京城歷史上首家。新中國成立后,恭王府冰窖掌柜裕振卿(裕繼昌之孫)向人民政府申請社會團體登記。1950年成立冰窖業同業公會籌備委員會時,該冰窖成為會員單位。1951年冰窖業同業公會正式成立后轉為正式會員單位。1953年此冰窖與食品業公會合并。1956該冰窖一度劃歸義利食品公司作為冷庫。

至于其他四座府窖的走向則找不到任何資料,應該就是隨著王府的沒落而逐漸衰敗了吧。

冰窖雖然沒有了,但留存下來的冰箱能夠說明一些問題。如今,恭王府的“張德祥先生捐贈家具展”中,冰箱放置在顯著位著,作為清代皇室貴族夏季納涼的典型用器,可以引領廣大觀眾更深入了解清代貴族的政治、生活狀態。

注釋:

⑴曹雪芹高鶚著,《紅樓夢》第31回,人民文學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376頁。

⑵馬世之著,“春秋戰國時代儲冰及冷藏設施”,《中州學刊》1986年第1期,第110-111頁。

⑶中國美術分類全集《中國青銅器全集·10·東周4》,文物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48頁。

⑷遠波著,“皇家冰窖與冰箱”,《紫禁城》第125期,第80頁。

⑸胡德生著,故宮博物院編,《故宮博物院藏明清宮廷家具大觀》,紫禁城出版社2006年出版,第328頁。

⑹茅海建著,《天朝的崩潰:鴉片戰爭再研究》,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5年出版,第64頁。

⑺周振甫譯注,《詩經譯注(修訂本)》,中華書局2010年第2版,第202頁

⑻王光堯著,“清代宮廷夏日用冰及藏冰”,《紫禁城》1992年第3期,第21頁。

⑼梁沈約宋書(卷15·禮志二),北京中華書局,1974年出版,第411頁。

⑽李佳著,《清代北京冰窖藏冰技術研究》,陜西師范大學研究生論文,第11頁。

⑾(漢)鄭玄注周禮注疏(卷5)A四庫全書(90冊)Z,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出版,第99頁。

⑿王光堯著,“清代宮廷夏日用冰及藏冰”,《紫禁城》1992年第3期,第22頁。

⒀李佳著,《清代北京冰窖藏冰技術研究》,陜西師范大學研究生論文,第20-21頁。

⒁張玉麟著,中國人民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選編,“天然冰窖”,《北京往事談》,1988年北京出版社,第271頁。)

⒂張玉麟著,中國人民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選編,“天然冰窖”,《北京往事談》,1988年北京出版社,第272頁。

作者:文化部恭王府博物館副研究員周勁思

分享到:
   

版權聲明 | 隱私保護 | 網站地圖

友情鏈接: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 | 國家文物局 | 故宮博物院 | 中國國家博物館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海西街17號  郵編:100009  聯系電話:010-83288149  (c) 2018 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館 - 版權所有  文化和旅游部恭王府博物館 京ICP備15030189號-2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082 

網站維護:恭王府博物館行政辦公室 

六合精选 今晚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3走势图表 浙江11选5推荐专家 陕西11选五0333期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十二专家预测 开奖结果360 贵州十一选五平台有哪些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技巧 江西时时彩个位杀号